一起回顧本屆世界杯預選賽國足的表現自家孩子再難也得抱走。

與澳大利亞比賽之后,國足完成了2021年的所有比賽,下一場12強賽對陣日本的比賽,要等到來年再見了。回顧對中國隊本次世預賽征程,跌宕起伏,從40強賽磕磕絆絆,到12強賽舉步維艱,跟著國足一起走過來的球迷經歷了希望、憤怒、著急、痛苦、窩心……都不容易。

一、回顧40強賽,后程發力,8場比賽打入31球失3球,磕磕絆絆闖入12強

不管國足再不入流,在足球相對落后的亞洲,我們還是有幸被列為7號種子,以種子隊的身份開始正在亞洲區40強賽。國足在40強賽上作為小組種子隊與敘利亞、菲律賓、關島、馬爾代夫分在一組,最終6勝1平1負積19分,以各小組成績最好的小組第二的身份出線,是各小組種子球隊里唯一沒有拿到小組第一的球隊,榜首位置被7勝1負的敘利亞奪走。比賽過程:

整體來看,國足40強賽上的前后半程表現完全不同,前半程拿下魚腩關島和馬爾代夫后,先是0:0打平菲律賓,之后1:2輸給敘利亞,把自己放到了極其危險的地步。后半程知恥而后勇,拿下4連勝,終于有機會與亞洲頂級球隊過招。40強賽國足8場比賽打入31球失3球,丟的3個球都是被敘利亞打進,由于小組其他對手實力很弱,其實國足面臨的威脅就是飽受戰亂苦難的敘利亞,但國足未能顯示出自己種子球隊的實力。

從客觀實力上來講,敘利亞其實并不如國足,國足的主要問題還是出在自己身上。戰術打法不明晰,士氣低迷,斗志不強。與敘利亞的兩場比賽,第一場因為張琳芃的烏龍球莫名其妙地輸掉了比賽;第二場經過充分的準備,總算是3:1拿下,而且全場射門比19:9,射正比6:1,角球比8:2,全場占據優勢。

二、回顧12強賽前6輪,6場進7球丟11球,起步艱難,表現漸好,但已無力回天

國足在12強賽上的陣容與40強賽相比發生了重大變化,國足實力一增一減。在前場招入了歸化球員洛國富、阿蘭,與原有的艾克森、武磊、張玉寧、韋世豪組成了非常強大的攻擊群,賽前外界對于中國前場的攻擊能力普遍看好,日本等媒體甚至將中國列為小組最強對手。但由于近10年的絕對核心鄭智離開了國家隊,中場變得更加空虛,沒有中場組織核心也沒有后腰防守大閘,后衛線上也很不穩定,整體呈現“頭重腳輕”的狀態。比賽過程:

12強賽的比賽中,很好地體現了目前國家隊前場強大,中后場薄弱的情況,中場控制力如此強大的日本隊,6場也僅僅打進5球,而中國隊6場打入了7個進球,這還是在得不到中場支持,控球率極低,進攻機會很少的情況下拿到的,如果把中國的幾個前鋒配上日本隊的中場,那國足鋒線的攻擊力將會進一步得到釋放。

而防守上,中國隊目前丟了11個球,在12支球隊里僅僅比越南少丟1球,防守水平和敘利亞并列倒數第二位,而且6場比賽都有丟球。無論是中場攔截、后衛線的盯人還是門將的撲救,都做得不夠好,幾乎12強任意一支球隊都可以攻破國足的大門。

在這次世界杯預選賽前,國足第一次出現了歸化球員,而且數量不少,除了目前登場的艾克森、洛國富、阿蘭、蔣光太以外,還有李可、費南多、德爾加多、羅伯特蕭、侯永永等人,他們因為傷病等各種原因,沒有能出現在沖擊世界杯的賽場上。其實談到歸化球員,很多球迷認為國足招募他們即便取勝也很丟人,但其實強如澳大利亞,他們首發陣容中依然有土耳其和非洲裔的歸化球員,我們又有什么好害羞的呢?國足目前歸化的球員,尤其是幾位巴西球員,基本上就是巴西二隊實力,能力上完全高于亞洲水準,但是有幾個問題沒有解決好:

一是準備倉促。運作歸化球員是需要幾年的準備時間的,但很多球員歸化了但無法上場,事實上都是無用功,即便是能夠上場的洛國富、阿蘭,在運作歸化的同時,就應該進行前期的跟隨訓練,狀態調整等工作,而不是已經入選了國家隊才開始恢復體能、調整狀態,導致目前大部分歸化球員都不在自己的最好狀態。

二是位置重疊。目前能夠上場的歸化球員位置太過重疊,洛國富、阿蘭、艾克森等事實上都是鋒線球員,而得不到中場的支持,他們也只能不斷的無意義折返跑。其實國足最缺乏的并不是鋒線,而是中場組織核心和球隊節拍器,之前俱樂部比較成功的是恒大、上港,都有類似孔卡、高拉特、奧斯卡、保利尼奧這些中場核心球員,或能掃蕩中場,或能串聯組織,這一類球隊大腦型球員,才能夠迅速提升球隊的實力,幫助球隊取勝。

三是目標不明確。既然已經歸化,那么歸化的應該是自己需要的球員,能夠補充球隊短板的球員,而不是看著誰符合條件就撲上去歸化,歸化招入國家隊后又不允許上場。這會讓原本的國腳和歸化的球員都覺得不舒服,畢竟歸化國腳想得是你讓我背棄原本的祖國,卻不給我上場的機會,讓我里外不是人;而原本的國腳會覺得,外來的和尚也沒起到多大的作用,為何擠占我的位置,如果我不能入選國足,我的職業生涯和在俱樂部的收入都會受到影響。都是有血有肉的人,利益的沖突,必然會影響歸化球員和本土球員的關系。

本次國足在大賽前經歷了很大的人員變化,但是卻沒有多少比賽磨合,基本都在封閉訓練。盡管這與疫情不無關系,但是各國都有疫情影響,我們的整體備戰水平除了后勤保障,其他并不理想,尤其是因為實戰經驗太少,不僅球員們場上配合生疏,教練組甚至都不知道每個位置應該誰來踢。

國足在2002年非常順利地闖入世界杯決賽決賽,很多人認為是因為小組里沒有日韓伊沙任何一支亞洲頂級勁旅,其實很偏頗,那時國足的備戰準備非常充分。米盧時期,國足在2年里打了51場正式比賽,很多國內人士都感慨,以前國家隊從來沒有這么密集地打過比賽,球員們非常好的適應了比賽的氣氛,心理和生理都做了充足的準備。國足在八九十年代無法沖出亞洲,每次都不是在強隊手里翻車,大部分是在對陣弱旅時掉了隊,這就是因為備戰不充分,不會比賽,比賽中的身體和心理狀態都提不上來,而米盧很好地解決了這一點,也就造就了后來以不敗戰績提前出線的巔峰中國隊(最后一輪出線后放水輸給烏茲別克斯坦一場)。

看看本次世預賽,我們在比賽中不斷地調整陣容,在世預賽這樣的大賽里進行陣容的磨合,尋找每個位置合適的人選,甚至在尋找合適的陣型,球員們很迷茫,教練組也很迷茫。在大賽前根本沒有找到答案,像一個考試前沒有學習的差生,ABCD逐一無腦嘗試對錯。這些工作本應該是在賽前做好,而不是在大賽里付出這么慘重的代價。

目前國足因為成績不好而廣受批評,而漫天的譴責面前又讓國足畏手畏腳,他們害怕的不一定是對手,更多的可能是國內的指責甚至謾罵。球員們登場,可能更多想到的都是輸球后的可怕后果,而不是追求勝利的激情和勝利后的快樂,中國足球的沉重把教練組和球員都壓垮了。所以,我們看到的結果就是,球員們都暮氣沉沉,毫無朝氣和斗志,足球這種充滿了激情的運動生生變成了痛苦的折磨。球員糟糕的戰績折磨球迷,球迷漫天的指責又折磨球員。

所以,我們看到了國足比賽中的那種“無欲無求”的進攻,“不爭不搶”的防守,以及對球權“可有可無”的態度,實在讓人說不出的難受,給人的感覺,這是一群已經“大徹大悟”的人在踢球。

中國有句老話叫做“人善被人欺,馬善被人騎”,這里的“善”并不是指善良,而是說氣勢弱,而現在國足的氣勢就非常的弱。

現在已經不用談什么亞洲頂級球隊,由于國足之前經常表現出對于弱旅的拉跨情況,現在亞洲中下游球隊對陣國足時,都信心十足,有很多想法,在場上發揮自信而充滿了侵略性。足球這項團隊運動,球隊的士氣和精神狀態對于比賽勝負的影響非常大,中國隊總是畏畏縮縮,而對手看到國足就斗志昂揚,這形成了惡性循環,除了實力差距幾個檔次(類似馬爾代夫和關島)的球隊外,連菲律賓對陣中國都有取勝的野心,而國足這邊則總是提心吊膽,球迷看球也是擔驚受怕。

咱們先不談什么中國足球長遠發展的問題,看看明年12強賽后面的4場比賽我們怎么踢,如果還能拿下4連勝,那也有希望獲得小組第三,畢竟澳大利亞對陣沙特、日本也沒有勝算,他們目前是11分,如果后面4場2勝2負,積分也只有17分,我們還能追的上。盡管事實上可能性不大,但是踢球就要以最好的成績為目標,至于最終的結果那無法強求。

國際足聯已經人認可高拉特可以為中國隊出戰,目前阻撓高拉特出戰12強賽的障礙主要是亞足聯,然而亞足聯主要是被西亞控制,高拉特在2022年代表國足出場的困難不小。不過,由于2022年世界杯本身是在西亞的卡塔爾舉辦,為了能夠得到更多來自中國的關注和贊助,我想西亞尤其是卡塔爾其實非常愿意國足打入世界杯。目前沙特幾乎已經鎖定了一個直接出線席位,相比日本和澳大利亞,顯然中國隊出現對于卡塔爾來說,更加符合其自身利益,因此中國足協可以再進行嘗試。

一旦高拉特可以代表國足出戰,那么中場一直無法找到的組織核心就到位了,國足的實力至少提升一個臺階,高拉特、阿蘭、洛國富、武磊、艾克森組成的中前場陣容,完全會發生質的變化,后面去爭取4連勝就變的比較實際。

技戰術水平和能力我們不談了,那么多年的欠賬也不能奢求這些球員一步登天,他們已經是國內最好的一批球員。為了解決這個問題,我們已經采取了歸化的手段,通過歸化巴西球員來提升我們的攻擊實力。但是,踢球的人都知道,防守當中態度和積極性的重要性不亞于能力,甚至有時高于能力(這也為為什么時不時會有以弱勝強的事情發生)。我們就聊聊防守吧。讓我們看看別人是怎么防守的。

我們看歐洲、南美的比賽,你經常可以看到人仰馬翻和死命拉拽的動作,而裁判對于沒有太過分的動作是并不判罰的。

因為力量、速度和身高上的劣勢,日本隊在防守時普遍會主動靠近,伸手“搭”在進攻球員身上,時不時拉扯一下,讓你撞也撞不開,甩也甩不掉,進攻球員速度起不來,動作做不完整。

就算對陣中國隊,日本隊的手上小動作也一直不少,這不是批評日本隊,在判罰尺度和規則允許范圍內,這本身就是競技體育的一部分。

當然,以防守兇悍著稱的韓國隊更是如此。技術上擁有優勢的日韓足球尚且如此,我不明白我們為什么這么清高?只有氣急敗壞后的飛鏟持牌,就不能提前上手拉扯一下嗎?

在國足12強賽的前兩場比賽,中國隊對陣澳大利亞時在身體上被壓制,對陣日本時技術上又被碾壓,但中國隊在防守時幾乎不伸手,干脆眼睜睜看著對方發揮,對陣澳大利亞那一場全場犯規只有7次,在全場被壓制處于高壓防守態勢的情況下,居然只有7次犯規。不僅談不上什么“鐵血”,實在是太過“浪漫儒雅”了,這真的不是正確的比賽態度。

中國隊在比賽中吃到不少黃牌,但都是在情況非常危險下的被迫犯規。其實完全可以把防線外推,在中場附近主動犯規(注意尺度),打斷對手的進攻節奏和可能的威脅,必要的時候為了比賽的勝利,可以把比賽切得支離破碎。咱們現在的防守強度,真的不是“鐵”,而是一團“面”。

這些問題來源于態度、過往習慣和士氣。其實以前我們的球員也不是這么防守的,無論是范志毅、孫繼海、李偉峰,一代代的后衛防守強度都很大。2002年,李偉峰防守的可不是什么現在的澳大利亞和日本,面對羅納爾多,他依然敢于貼身,敢于沖撞對抗,敢于寸土必爭。盡管因為實力差距,我們輸了個0:4,但是如果現在的這支國足去面對當年那支擁有3R組合一路全勝奪得世界杯冠軍的巴西,無法想象會丟多少個球。

2005年11月6日,曼城對陣富勒姆,比賽最后時刻,沒有門將,對方4人參與反擊,孫繼海在已經踢滿90分鐘的情況下,沒有放棄希望,狂奔40米門線救險。

作為對比,我們看看現在國足球員的態度。之前亞冠的一場比賽,悉尼FC隊打出快速反擊,上港門將陳威的出擊失誤,客觀上干擾了傅歡的防守。但就因為這一點干擾,傅歡干脆停下來對門將進行抱怨,任由對方輕松帶入禁區射門。

盡管這個丟球門將陳威確實有責任,但傅歡更應該對此負責,畢竟他明明有化解危機的機會,但卻選擇攤手放棄防守,轉頭抱怨隊友,這樣的表現有愧于職業球員。

我并不想惡語相向,我相信鐵子也是很努力的,也看到了國足隊員整個備戰期的辛苦付出,疫情期間長期不能與家人團聚,以前那種泡吧喝酒的行為已經杜絕,確實有很多進步。但似乎在場上,所有的人都很悶,死氣沉沉,那種“活明白了”的感覺真的不應該出現在賽場上。

當然,這些也不能完全責怪隊員,這么多年積累下來的積弱,他們都不是從勝利中成長起來的,經歷了那么多的失敗,士氣和斗志難免消磨殆盡,而回到國內面臨的也不是什么理解和支持,大多也都是調侃和謾罵(其實我也有),在國內足球不怎么良好的大環境下,靠幾個人去扭轉其實很難。

在這個時候,其實國家隊需要的是斗志和信心的重塑,拿出那種“破釜沉舟”的勇氣,“置于死地而后生”的決心,真正把賽場當作戰場,把弱旅們那些癡心妄想徹底擊碎,別遇到中國隊就來勁;把強隊們面對中國“提款機”的心態擊碎,就算咬下了中國也要磕碎你的門牙,讓強隊們遇到中國隊也覺得頭疼。追求旺盛的斗志,鐵血的防守,頑強的作風,這也許是短期內能夠提升中國足球最有可能的方法吧。【火焰符號趣味體育】

發表回復

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。